32068419890420592*

如题

飞行棋

我离开学校的那天
娜娜给了我一盒飞行棋
她说是这次去香港玩带回来给我的
吼吼 谢谢。娜娜说通利琴行的琴真好看
但是她没有买,她后悔起码应该买个拨片啊
对了,我答应过她,赚了人生第一个一万就给她买把琴的。
我会记着。

哇哇哇哇哇

终于放假了 好久没有更新
我对自己的人生真是不负责任啊
想到小学的时候可是一天两篇日记
一本上交 一本是留着自己的
结果放在乡下 被我奶奶当柴火烧了
我真的悲凉。连个念想都没有了。
乐队终于是搞起来了,可是似乎遇到更大的麻烦了
什么艺术团什么查伟大都是狗屁
整我们是吧
我们的乐器都是自己买的 跟你们狗屁艺术团没关系
那个什么艺术团知道老师
来了一年快了,吵架那天见面还是第一次见面
终于把我惹火了 靠 我们不是好惹的
最后还不是哭哭啼啼
说什么 我是学声乐的不懂器乐
不懂你跑来指手画脚的做什么
不过真是过瘾
没关系 只要人还在
下学期我们挺进爱渡
从此地下。

飞向榕树岛

开始喜欢上我现在干干净净的样子
没有三千烦恼丝
一个月左右了吧,我的头发在剃掉以后疯长
所有看到我的朋友都说你的头发长的挺快啊
我记得有个说法是
有力长发无力长甲
看来我还是阳光男阳气很足。
凯子的大三生活快要结束了,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唱美国白痴了
有他的时候,我看到了绿日的化身
这几天凯子总是找我打球,难道是为了去实习前充分享受一下大学生活
小吴也大四了,一个个的走了
只有娜娜跟我两个是老面孔,和着新人组着这个让人头痛的band
娜娜说要不是我在她也不干了
我也想不干了,老子重修课程一大堆
但至少得开个专场送送冠哥他们吧
毕竟他们在苏大乐坛也活跃了四年了
走的时候我们作为晚辈总是要有所表示
那么枪花吧 可是这帮90后的小孩真是没人能唱枪花,哪怕胡都不会
那么五月天吧 着转变真是快啊
从枪花到五月天 真够呛
反正简单 听的人只会看着主唱 又没人管你这歌怎么样什么风格
也是吧 反正国内的朋克金属 完全就是扫扫大街
抱着几个和弦可劲儿的扫呗 大脚踩个失真
然后闹哄哄的装逼呗 还有那么些小众捧着
独立吧 反正签不着托拉斯唱片公司签个小厂牌就是独立
总是有个性男女支持
这年代 疯了
只要是别人不听的你就是个性别人不知道的你就是博学
所以中国的音乐似乎是有救了啊似乎是欣欣向荣了啊
我也逃避不了这大流
这不 迷笛又要来了 这次镇江我们又屁颠屁颠的去订票了
我们也就是当做集体旅行吧
怎么说 连崔健都去了 面子也够大了
暂且把什么重修什么主唱扔的远远的
去镇江抱着啤酒几个人坐在草坪上卖力的醉吧
这样的日子也不多了
一个个的毕业一个个的毕业
天南地北的相聚不易啊
我也会有那么一天的
哎 我都在说些什么 小样儿评论起中国的音乐来了
不足挂齿 只是洗澡前听了听便利商店的老碟子
想当年我才高一
如今听着 竟然有哭的冲动
飞向榕树岛

透支

昨天居然差点死掉。
住的地方电线大概老化了,因为连续开了两天的空调,关空调的时候,床边的插座里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过了一会居然烧了起来。我闻到一阵电击产生的工业气味。我冷静的看他烧了起来然后拉掉电闸。
那种味道摧残了我的味觉整整一天。我是个对气息异常敏感的人,这样味道让我无法吃下东西。之后仿佛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闻到那样的味道。
我没有上课。我不对。
我开着窗户静坐了一天。
我思考着一些事情,面对即将到来的重修,我又将支付一笔不义之财。又不好意思跟爸妈讲,自己省还真是困难,至少这个月,已经捉襟见肘。
自由的代价是什么。
是钱。
傍晚的时候,房间里很冷了,又开始下暴雨。班主任发来信息,说了关于我在学校骑自行车的事情。
在学校骑自行车怎么了,很多时候,那些不合理的校规,让我显得那么不安分。要是我有钱,我就买汽车,我看你怎么收。
突然我就热血沸腾,我都20了。
除了打工赚过钱我基本上没有自力更生过。
我就这么琢磨了一晚上。
坐着躺着走着蹲着
觉得很晚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真是折腾,但生命就在于折腾
二十岁这一年我要做的事情很多。
很多事情要去尝试,无论成败与否,比如事业,比如某某
其实,我多希望是我。
多么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