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巢人

连续的下雨。我突然发现时间变得好快。
躺在床上,看着电影里的喜怒哀乐。
一个又一个故事。找不到缺口。
放佛屏幕中的故事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无论之前多倒霉。
不被人相信。不相信别人。
好像与世隔绝。
曾经喜欢躺在中学里那个最高的斜顶上睡觉。
看到天空盖着我,闭着眼,在顶上的冷风中睡去。
醒来时,便是皓月星空。
我习惯了自言自语,自说自话,自作多情。

透支

昨天居然差点死掉。
住的地方电线大概老化了,因为连续开了两天的空调,关空调的时候,床边的插座里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
过了一会居然烧了起来。我闻到一阵电击产生的工业气味。我冷静的看他烧了起来然后拉掉电闸。
那种味道摧残了我的味觉整整一天。我是个对气息异常敏感的人,这样味道让我无法吃下东西。之后仿佛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闻到那样的味道。
我没有上课。我不对。
我开着窗户静坐了一天。
我思考着一些事情,面对即将到来的重修,我又将支付一笔不义之财。又不好意思跟爸妈讲,自己省还真是困难,至少这个月,已经捉襟见肘。
自由的代价是什么。
是钱。
傍晚的时候,房间里很冷了,又开始下暴雨。班主任发来信息,说了关于我在学校骑自行车的事情。
在学校骑自行车怎么了,很多时候,那些不合理的校规,让我显得那么不安分。要是我有钱,我就买汽车,我看你怎么收。
突然我就热血沸腾,我都20了。
除了打工赚过钱我基本上没有自力更生过。
我就这么琢磨了一晚上。
坐着躺着走着蹲着
觉得很晚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真是折腾,但生命就在于折腾
二十岁这一年我要做的事情很多。
很多事情要去尝试,无论成败与否,比如事业,比如某某
其实,我多希望是我。
多么希望。

安定

终于告一段落。拉完了网线,我的小家里,也就基本上完善了。
这几天我在坚持上课的同时还要抽空整理我的新家。
我像一只蚂蚁一样,每一天从外面搬点东西回来。
为了不给自己造成任何的不方便以致成为日后不好好的借口,所以实用的不实用的我都添置了
今天又拉了网线,几个朋友看到了都挺羡慕。我勾起了他们在外租房的欲望。
我错了,我真邪恶。
由于离学校还是有段距离的,我决定买一个代步工具。
本来想买辆摩托车,结果,全新的太贵,二手的买起来又烂又麻烦,牌照办起来又烦,最重要的是我没摩托车驾照,这年头谁还考那个...
最后决定回归高中时代,买了一辆自行车。不是吹,我还真是单车达人。打小已经被偷掉6辆单车,本来是5辆,结果去年寒假,陪伴了我两年的第六辆单车也被无情的偷走。
于是记录刷新。现在我买了第七辆。
我不奢求什么,只求上天能让他至少陪我走完大学生涯...
今天是宝宝(哈哈)开学的日子,我的日子也要正式开始了。
希望一切好好的

好吧

傍晚的时候跟小山聚了这个寒假的最后一次。
明天我就要去学校了。
整理的东西的时候,发现带回来的很多东西经过了一个寒假依然在包里都没有拿出来。
免不了被妈妈数落,哪怕拿出去晒晒也好。
昨天去母校打球,那个我念了四年小学的地方。
在曾经熟悉的馆子里,我挥洒汗水,打球的时候,我们谈起小学的事情,我居然连班里每个同学的学号都记得...1到20脱口而出,后面也只是稍加回忆就想了起来。
大家一阵诧异。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能记得。
仿佛高中以前的事情总是记得很清楚,可是自从高中开始,我就开始不记得了,
那些近在眼前的日子,反而让我看的模模糊糊。
这个寒假依旧是晚睡晚起,偶尔有几天早起了,想呼吸新鲜空气,却依然有种冲动想带防毒面具。
开始习惯没有夜生活,和朋友玩了一会就急匆匆的回家,上线,看看J在不在。
然后洗澡,吃点东西。
然后对着电脑练琴。其实我多希望你能出现。
顺其自然吧,明天要开始奋斗了,找房子是第一件。
希望老天保佑我明天就能找到合适的住处。

好朋友

今天是元宵节,差点忘了,现在还在过年。我早早的起了床,因为要去乡下扫墓。
在下楼的时候,遇到了G.
我只是觉得面熟,停顿了一下,看着这张熟悉的脸我的脑子里在不停的搜索名字。
嘴上却直接问了,你到这边来干嘛啊?
G回答说我上楼...
半响,G喊出了我的名字.
..........
爸爸问我是谁啊。
恩,朋友。
曾经是多好的朋友啊,因为住的很近只隔了一条马路,常常来我家玩。
而如今,却已经忘记我住在这里。
曾经口口声声说我是知己。
...........
我的心情很诡异。回到乡下,家里似乎有客人。
一个看上去又矮又瘦小的中年男人在我家,穿着灰蒙蒙的衣服。
他却突然叫出了我的名字。
原来他不是什么中年男人,是我童年最好的朋友。
我牢记着他的名字,我们一起上幼儿园,一起上了一年级。
一起迟到罚站,一起讨论过班上的女孩子,一起拿着三好学生的奖状回家。
二年级的时候,我生了一场重病,康复后就转学了。
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直到今天。
我曾经在校内上找过他,我也想象过好多种我们见面的场景。
我也曾经打听过他的消息。
可从来没有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
在那个双料间谍的祖先坟前,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

边走边唱

大概是因为我今年又没有去狼山拜佛的原因吧,最近总是很不顺。
心情低迷。
睡梦中,梦到暧昧的映像,支离破碎。
突然肩膀感到一阵刺痛,疼痛中我醒来。
百叶窗的缝隙里,看到外面已经很亮的天空,房间里还开着橙黄的床头灯。
我下意识的抚摸肩膀,才发现眼镜被我压坏了,锋利的缺口扎进了我的肩。
血已经开始往外渗透。
小山打来电话,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
我先陪榕宝买点东西然后来你家。
哦。
我突然想起昨天说好今天下午要去泡澡。
鼓起勇气掀开了被子,好冷,才发现妈妈早上已经来过房间而且开了窗户。
我穿上裤子就跑去关窗,并把窗帘拉的紧紧的。
已经好几年没有拉开窗帘了。
桌上乱糟糟,地上杂乱的堆着拆的七零八落的鼓。
小饼说今年从部队回来,要看看我的鼓。
我把它拆了,堆在父亲车后。
看着他的脸色回家。
结果这几天,却一直没有空带饼到家里来玩。
昨天吃饭的时候,饼回了北京继续军旅生涯。
......
心情冷的纯净,走出门,看见混混的时候。
歪着嘴,鄙视的笑了。
......
泡完澡躺在大厅像个死人一样。
苹果里只有 千与千寻 和少许歌。
小山和他的榕宝不停的发信息。
他看了我一眼,有没有跟你的千寻发信息类?
我装作没听见。
他踢了我一脚。
我摘下耳机,恩。
他没再多问,晚上去吃夜排档。
哦。
......
夜排档是个很微妙的东西。
很低档,简陋。
但是,总让人觉得很窝心,总是能吃到想要吃的东西。
三面就这么简单的围了一圈蛇皮纸。
就把寒冷和烦恼围在了外面。
吃饭的时候,榕宝已经在火车上。
小山喝下了一瓶寂寞的啤酒,
红着脸还不忘调侃我。
我笑着,又叫了几瓶,催他快点吃菜。
.......
十里解放路,我们沿着这座小城镇最繁华的路段回家。
步伐稳健。
陈小春的歌有没有听过类,我问他
听过,听过好多了。
于是我开始唱歌,唱到 我没那种命啊轮也不会轮到我 的时候,他开始跟我一起唱。
我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高三那年,我们两个还有亮亮在上海也是这么一路走一路唱,从外滩一直唱到南京西路,从凌晨一点唱到三点,唱到喉咙哑掉坐在路边看着几个中国人拿着棒球棍追打一个老外。如今,只剩下我们俩。
那一个已经走向另一种生活。
一路边走边唱,街边的店家有的已经关门,有的正在哗哗的拉下卷闸门,有的依然灯火通明。
不知不觉,到了该分道扬镳的路口。
道一声再见,同时说了一句去你妈的路口。
于是,谢幕

其实是其他

1.jpg
Peggy.记忆中你就是叫这个名字.
这是这么多年,我们唯一的合照.
.....看到了么,这是一张珍贵的照片,
上面有我的哥们,我的喜欢.

影像000

冬天的阳光,看不到生机
高大的供电塔
不理会树枝的委婉
静静的站在一边
做不了什么 除了看着

影像031影像032


和小山在荒凉的步行街
从下午坐到傍晚
从哦坐到真漂亮

影像033

吃完饭的时候
已经是晚上
等不到你的信息
啤酒在肚子里开始微微发冷
我们嬉笑着,走离了那里

啊列..

“男生们你们要更有创意才行
不然你们的女神是不会鸟你们的”
----选自《猫猫日记》
这两天有点微妙了...其实都是我不好.
一激动,按捺不住,把心事抖了出来.
自知是个无趣的男人,不会找话题跟人聊天.
又比较笨,不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
白天无数次拿起手机,以为你还会问问我在哪里干什么
结果自己就忍不住问了..
作为一个男人,真失败..
可是忍不住了啊,明明知道接下去不知道说什么
但还是忍不住要问
而这样的问题太简单,回答也只好回答在哪里干什么
也许同样是无趣的人或是与我没有共同话题..
导致对话无法继续。
这是个问题啊...巴嘎
现实中,难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
就是有我这样的一种人,看起来很机灵
面对某些人的时候却变成了一个傻瓜
这样下去...
啊列?!!

2月4日

今天是2月4日.
刚到来11分钟.
心跳正常,脉搏正常
呼吸正常,血压正常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不像是有什么疯狂的迹象..
large_BeWP_34916l198169[1]

有没有一种可能,
被当成是不正经的少年在胡言乱语...

我的故事。

游玩以及一瞬间的幻念..

中午时候本想在渔人码头吃一顿。
结果那里生意好到爆满..
只好转战就近的绿荫华庭。
那边真是门可罗雀...整个一楼就开张了两桌。
所幸,饭菜很好吃。
吃饱了,有点撑。
之后一起去了南通.
J发来信息问我在哪里干什么..
我还以为有什么事情,掉转车头往回走。
朋友一阵鄙视的目光,重色轻友...
承担不起骂词,又掉头直奔高速。
......J只是说很无聊。
于是我就一心想着玩了。
影像018[1]
吧台没人端茶送水...
只好自己喝自备的高级饮料
--农夫山泉--
影像017[1]
差点撞...
后来还是撞了..
追尾不安全。
影像016[1]
轮子不行了,太滑。

晚上回来吃了饭就回家洗澡..
发现腿上竟然有个小伤口。
怪不得总是隐隐作痛...
....
回去的路上我想起了J
我急着回去让她弄照片
还有幻想了一下
我想你也会想我

可以不微笑就走

又是一个下雨天。
没什么事情去街上走走。
没准有什么好运气。
结果打了个擦边球。
遇见个关联人...
走过海中的时候,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卡。

影像011[1]

就是隔了这么个好翻的栅栏。

影像012[1]

你是否在这条路上徘徊过

影像014[1]

有个暑假,我天天晚上从这个大门进去。
在姨夫的办公室里看书。
那时候似乎有点厌倦。

考不上的好学校,可以不微笑就走。

夜半弹琴..

大半夜的睡不着.
本来都关了灯关了电脑,准备躲在被窝听会歌就睡觉了。
结果人品不好。
随机播放好几次都放到一首歌。
感觉来了,人立刻睡不着了。
就好像迷迷糊糊之中,突然听到了号角。
我爬起来,喝了口水。
爸妈还是没有回家。
我拿起琴弹那首《1945那年》。
范逸臣填了词,叫《情书》
是我过年之前一个音一个音的扒出来的。
本来觉得曲子挺好听的。
范同学填的词...真煽情。
至少我今天晚上是这么认为的。
人品不好。
反思一下。
是不是挂科太多老天对我的惩罚....
或是我老是不吃水果惹到土地公公...?
无从可知...
反正是丢脸丢大发了。
....
现在要是有只狗在我脚边该多好,
我会觉得有人站在我这边...
还是那句话
菲菲,加油啊
哥需要你.


会有个姑娘

身边的好多哥哥姐姐啊都陆陆续续的毕业,也谈婚论嫁了。
免不了请客,看看人什么的。
就是请大伙儿看看,这孩子怎么样。
好的话,就订婚了。
身边也有几个同学订婚了。
对于订婚这两个字眼我开始害怕起来。
因为现在无论走到那家,都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
我总是很困惑,笑着说还早还早。
常常有人跟我爸妈说哪家的女孩哪家的女孩。
.....貌似被盯上了....
居然还真的有人为了这种事情送东西来,幸好我妈还不舍得我。
婉言谢绝。
但是我妈妈还是会有时候问问我。
我总是摇头。
.....
我还抱着一丝希望。
对美好爱情的憧憬。
会有个姑娘让我有订婚甚至结婚的冲动。
如果没有,我就等等等。
一直到那个姑娘从天上掉下来。
为此,我采取了很多措施。
影像002[1]

我买了好多吉他教材附带一本鼓的。
有的练的了。
静以修身。

影像010[1]

对,养狗。
养狗可以不寂寞。
不过这只狗不是我的。
之前出现过的舅妈的狗。
不过,没多久,我也会有我的卡洛洛。
菲菲加油
为了我的终身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