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榕树岛

开始喜欢上我现在干干净净的样子
没有三千烦恼丝
一个月左右了吧,我的头发在剃掉以后疯长
所有看到我的朋友都说你的头发长的挺快啊
我记得有个说法是
有力长发无力长甲
看来我还是阳光男阳气很足。
凯子的大三生活快要结束了,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唱美国白痴了
有他的时候,我看到了绿日的化身
这几天凯子总是找我打球,难道是为了去实习前充分享受一下大学生活
小吴也大四了,一个个的走了
只有娜娜跟我两个是老面孔,和着新人组着这个让人头痛的band
娜娜说要不是我在她也不干了
我也想不干了,老子重修课程一大堆
但至少得开个专场送送冠哥他们吧
毕竟他们在苏大乐坛也活跃了四年了
走的时候我们作为晚辈总是要有所表示
那么枪花吧 可是这帮90后的小孩真是没人能唱枪花,哪怕胡都不会
那么五月天吧 着转变真是快啊
从枪花到五月天 真够呛
反正简单 听的人只会看着主唱 又没人管你这歌怎么样什么风格
也是吧 反正国内的朋克金属 完全就是扫扫大街
抱着几个和弦可劲儿的扫呗 大脚踩个失真
然后闹哄哄的装逼呗 还有那么些小众捧着
独立吧 反正签不着托拉斯唱片公司签个小厂牌就是独立
总是有个性男女支持
这年代 疯了
只要是别人不听的你就是个性别人不知道的你就是博学
所以中国的音乐似乎是有救了啊似乎是欣欣向荣了啊
我也逃避不了这大流
这不 迷笛又要来了 这次镇江我们又屁颠屁颠的去订票了
我们也就是当做集体旅行吧
怎么说 连崔健都去了 面子也够大了
暂且把什么重修什么主唱扔的远远的
去镇江抱着啤酒几个人坐在草坪上卖力的醉吧
这样的日子也不多了
一个个的毕业一个个的毕业
天南地北的相聚不易啊
我也会有那么一天的
哎 我都在说些什么 小样儿评论起中国的音乐来了
不足挂齿 只是洗澡前听了听便利商店的老碟子
想当年我才高一
如今听着 竟然有哭的冲动
飞向榕树岛

我的主唱在哪里

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还是没有出现
来试唱的人总是让我很无奈
我要求不高
我只要听到唱的调子稳的
我只要听到歌声里带情绪的
但是我的双手没有复活
我听到那样的歌声们,我无法控制自己的鼓点了
我突然对节奏失去耐心
一直听到小章的SOLO 我才感觉我的鼓花加的有点感觉
我的主唱在哪里
难道真的没有么,这样一个小学校里,就没有那样的人
没事的时候看到朋友发给我的视频,人家连XJAPAN的都唱
虽然唱的一般,但是我感觉到那样的情绪
我和我的朋友们,等待等待
一直在等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步入正轨
像海贼王那样勇往直前。
看了好几遍NANA 中岛美嘉真是太帅了

未连接

好多天了,没有网络
我过着规律的生活
看动画片看到 睡了
做梦做到醒了
穿上衣服起床了
上课了下课了
吃饭了....
原来每节课都去上的话,真的没有很多空闲时间
只有每天黄昏有那么一段时间
晚上有那么一段时间可以让我放松
乐队终于有了个新的名字
寻回
主唱依然在寻找中
名字是大家一起想的,但是我不是很喜欢
但名字不是最重要的,主唱才是我最着急的
我终于发现了主唱的重要性
因为几次专场下来,发现,人们的焦点基本上就是在主唱身上
关于学习,
很艰难,这2009年,将是我最难过的一年。
还差一分就要六级,这学期我不能再挂科,重修的数学也必须要过
下学期,我要上7门专业课,另外重修7门课
我不得不天天惦记着时间的流逝
偶尔,偶尔我还是会保留我自省的时间
比如在光线好的午后,忘掉烦恼,让双耳充斥在一片嘈杂中
DSC0157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