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下雪了

记忆中的鹅毛大雪,今年没有看见。
昨天是年三十,在忆苦思甜之中,一年走进了尾声。
关于奶奶讲的爸爸像我这么大的时候的苦楚,我每一年都要听到,但自从我20岁开始,这三年,内容就开始不断重复了。
因为20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已经在外地过上了好日子,并且有了我。
可是爷爷今年从东北退休回家,在饭桌上提及的一个亲人让我很感兴趣。
那个人是我爷爷的爸爸的弟弟。
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加入了共产党,因为看上很灵活吧,他被共产党打入国民党当特工,有意思的是,居然完美的掩饰了党性,博得了国民党的信任,并被反派回共产党卧底。
所以,时髦的说法是,他成了双料间谍。
结果,在混战中,他的上级不幸牺牲,没有留下任何他的资料文件。于是,共产党这边就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了。
国民党在南通地区失利,撤退时想召回他,结果被共产党发现。
处死。
死的真冤枉,直到后来,还是他的女人,带着他的骨灰回来,家人才知道他的事情。
很多年过去了,很多人平反了,英雄们的骨灰都被埋在了烈士陵园让世世代代的人凭吊。
而他,我们每年清明的时候,会去祖坟为他上香敬酒。
爷爷那时候刚刚考上军校,准备去国民党当空军,因为他的死被太爷爷一封血字家书召回。
从此我家,男不当兵。
我爷爷就务农一生,我爸爸小时候过上了苦活。
高中毕业时,我曾经想编写家谱,这一段,曾经也是听到过的。而且每逢清明上香,爸爸也总会抱怨几句说我们家的烈士应该埋到烈士陵园。
但因为没有更多的时间经历,就暂且告一段落。

题目 : 我們只是孩子。 - 博客分类 : 日记心得

留言

No title

这篇没有看 ~~ 踩踩

No title

这篇精彩
比无间道好看
所以我讨厌共chan 党嘛

Re: No title

> 这篇精彩
> 比无间道好看
> 所以我讨厌共chan 党嘛
你小心让共产党和谐掉....

to 萤火虫

试试看回复留言的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