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走边唱

大概是因为我今年又没有去狼山拜佛的原因吧,最近总是很不顺。
心情低迷。
睡梦中,梦到暧昧的映像,支离破碎。
突然肩膀感到一阵刺痛,疼痛中我醒来。
百叶窗的缝隙里,看到外面已经很亮的天空,房间里还开着橙黄的床头灯。
我下意识的抚摸肩膀,才发现眼镜被我压坏了,锋利的缺口扎进了我的肩。
血已经开始往外渗透。
小山打来电话,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
我先陪榕宝买点东西然后来你家。
哦。
我突然想起昨天说好今天下午要去泡澡。
鼓起勇气掀开了被子,好冷,才发现妈妈早上已经来过房间而且开了窗户。
我穿上裤子就跑去关窗,并把窗帘拉的紧紧的。
已经好几年没有拉开窗帘了。
桌上乱糟糟,地上杂乱的堆着拆的七零八落的鼓。
小饼说今年从部队回来,要看看我的鼓。
我把它拆了,堆在父亲车后。
看着他的脸色回家。
结果这几天,却一直没有空带饼到家里来玩。
昨天吃饭的时候,饼回了北京继续军旅生涯。
......
心情冷的纯净,走出门,看见混混的时候。
歪着嘴,鄙视的笑了。
......
泡完澡躺在大厅像个死人一样。
苹果里只有 千与千寻 和少许歌。
小山和他的榕宝不停的发信息。
他看了我一眼,有没有跟你的千寻发信息类?
我装作没听见。
他踢了我一脚。
我摘下耳机,恩。
他没再多问,晚上去吃夜排档。
哦。
......
夜排档是个很微妙的东西。
很低档,简陋。
但是,总让人觉得很窝心,总是能吃到想要吃的东西。
三面就这么简单的围了一圈蛇皮纸。
就把寒冷和烦恼围在了外面。
吃饭的时候,榕宝已经在火车上。
小山喝下了一瓶寂寞的啤酒,
红着脸还不忘调侃我。
我笑着,又叫了几瓶,催他快点吃菜。
.......
十里解放路,我们沿着这座小城镇最繁华的路段回家。
步伐稳健。
陈小春的歌有没有听过类,我问他
听过,听过好多了。
于是我开始唱歌,唱到 我没那种命啊轮也不会轮到我 的时候,他开始跟我一起唱。
我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高三那年,我们两个还有亮亮在上海也是这么一路走一路唱,从外滩一直唱到南京西路,从凌晨一点唱到三点,唱到喉咙哑掉坐在路边看着几个中国人拿着棒球棍追打一个老外。如今,只剩下我们俩。
那一个已经走向另一种生活。
一路边走边唱,街边的店家有的已经关门,有的正在哗哗的拉下卷闸门,有的依然灯火通明。
不知不觉,到了该分道扬镳的路口。
道一声再见,同时说了一句去你妈的路口。
于是,谢幕
留言

No title

我还没有吃过大排档 没有人一起去

No title

我曾经无数次希望和我爱的人,哪怕是爱我的人一起吃夜排档。
无果而终。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