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期的痛

最近请客的特别多。我看到那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心里憋的慌
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一直陪笑。
我一般都说不去,但对方总有办法让你无处可躲,甚至以种种关系相威胁
我不得不去坐到他的餐桌上,和一帮半生半熟的人吃饭。
我早早的离席,一向如此,同样这么做的是一群不懂事的孩子。
回家喝了点水,便又下楼了,在车库里,我开着灯检查我很久没有骑的自行车
刹车,挡泥板,龙头,坐垫,甚至在这里基本上用不上的反光灯。
我很久没有在人群中穿梭了。
我喜欢高中时候上学和放学的那段时间,因为只有那段时间可以骑着自行车自在的游走,可现在有大把的时间,我反而把我的自行车遗忘了。
我塞上耳机,很装逼的关上灯,锁上车库,用力踩下去,然后狠狠的刹后轮,右脚点地,然后自行车侧过来,后轮扫了出去,就想摩托车漂移一样,很傻但我很喜欢这么做。
耳机里是Till那个低沉的声音,战车乐队总让我在装逼的时候变得无所顾忌。
我喜欢走小路,那些窄窄的路上,只有一根黄线或是没有线,没有划分什么机动非机动车道,路上汽车行人摩托车自行车电瓶车混乱行驶。
而我,飞快的穿梭于这个混乱的世界,不被任何人伤害不伤害任何人。但是被人唾骂总是有的。
我在战车稳健的节奏中前进,灵活的龙头以及我敏锐的判断,穿过人与人之间细小的空间,穿过车与车之间狭窄的间距,我的眼,注视着前方乱糟糟的路况,余光中有人们的不满愤怒,喷着口水夸张张合的嘴巴。我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我真的无所谓。
对,我装逼。此刻我觉得自己很牛逼。你们骂去吧,我只顾前行,将你们的谩骂远远的甩在身后。
我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也许我这样恶劣的行为会招来的不只是谩骂甚至是冲动的斗殴。
但是我能承受,不管是骂也好殴打也好。我都能承受。
我坚信我是死不了的,在战车的低吟中,我心跳的那么坚定。
我不想说什么我热爱音乐。热爱的音乐的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总是会脸红。
但是我一刻不停的打拍子,用身体任何空闲的部位。每当各种旋律响起的时候,我的情绪便会附和那样的起伏。
看到人家乐队配合的美好,我就开始热血沸腾,四下乱走。
累了。路是没有尽头的。总是会在骑到人烟稀少的地方感觉空虚,不再兴奋,没有挑战没有激情。倚靠在车上抽烟,吹着凉风,身上湿湿的,头开始微微发痛,摘下眼镜撩起衣服擦汗,没系腰带的裤子掉到了胯部,路灯下腹部亮闪闪的。
我什么都没有想,只是抽烟,觉得燥热。
掏出手机,一条信息,四个字,菲菲死了。
...........
战车不在咆哮。居然第一次发现,他们也有温柔的前奏。
seemann的前奏忧郁的让我无法自拔。是因为菲菲死了,还是因为我此刻疲劳而不知如何的心态。
不想回家。不想回头。不想往前。
在这么无比压抑的空气里,我停止不了抽烟。
莫名的想起一个词,转型期。
今年20,身份学生,面临休学。
那我,究竟是什么。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