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认真的时候,我身体迸发的音乐就会从儿歌变为成熟的金属摇滚乐

银魂里第一年里有过这么相似的一段话,但不是本人作为主语,而是寺门通的音乐制作人那个叫什么来着的(名字很销魂的)跟娼妇君是一伙的头戴耳机的家伙看着银酱说的
就好像很多歌,起初都是很不起眼的和旋开头,简单而不华丽,就这样重复的扫或分解,但是当你深深着迷回过神来时,你听见的似乎是乐器的战争,稳健的鼓声,浑厚的贝斯,坚决的和弦,还有华丽的SOLO....
成年人的旋律,被闪电包裹的金属~~
你听到“次次”声了么,当然听着博客里现在的这首歌,听到的更多的是温柔的鼓励,但是每当我听德国战车,我就开始浑身充满装逼的情绪
觉得那时的自己无所不能..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